海上风电与这位曾经的“老师”走到了一起!
来源:欧洲海上风电 发布时间:2019-11-21 阅读:14

从用原始井台在滨岸区勘探石油算起,海上油气勘探已有近100年历史。如今,风电行业也经历着油气行业类似的发展轨迹,正从陆上向海上延伸和扩展。而随着未来海上风电向深远海发展,基础型式也将从固定式向漂浮式转变。作为能源序列的新兴产业,浮式海上风电有很多要向海上油气行业学习和借鉴的方面。

据国际能源机构发布的“海上风电展望”报告显示,海上风电全生命周期的成本中,有40%和油气行业有明显的协同作用,并强调在开发浮式海上风电过程中油气行业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

葡萄牙WindFloat Atlantic浮式项目开发商——Principle Power的首席商务官Patrick Lefebvre说,海上风电和油气行业之间的协同效应可帮助降低成本。他认为,到2030年,浮式海上风电项目成本可能会低于英国最新的差价合约竞标(CfD)39.65英镑/兆瓦时(0.358元人民币/千瓦时)的超低中标价格。

海上风电可向油气行业从设计、制造、安装到运营维护的项目全生命周期各个阶段学习,包括:海上施工项目管理;海上交通运输和物流;浮式基础;海缆;钢结构;防腐;缺陷检测等等。如果石油公司介入海上风电领域,可从海上油气开发中移植更多技术和经验到海上风电中,并通过联合集中采购节约设备和服务成本。相反,海上风电行业也能挽救海上油气行业不景气带来的上下油产业链下滑及失业问题。

原挪威石油公司(现更名为Equinor)高级副总裁在今年英国浮式海上风电专题会议上曾说:“相对于海上风电,油气行业在深远海使用浮式基础和动态电缆等结构方面具有丰富经验。”海上石油和天然气平台能源消耗大,通常由燃气轮机或柴油机供电,如果通过海上风电供电可以削减成本和减少碳排放。

这次会议上Equinor公司举行了苏格兰Hywind Tampen浮式风场、风机、基础、海缆等主要供货合同签约仪式。该项目的11台风机将为北海五座油气平台提供电力,该项目在保证自身稳定发电收益的同时也为油气平台降低了电力使用成本。

海上风电的负荷终端并不单一,既可以为附近的油气平台供电,也可以在海上制氢并运回陆地,但还是以海缆送回陆地的方式为主。另一种浮式风场和油气平台结合的思路是,把天然气在海上就地发电,并借用浮式风场建设的电力送出通道,将电力运回陆地。这种方式同时也能改善海上风电发电间歇性的弊端,可提供持续稳定的电力,不失为一种可选的商业模式。

目前,浮式海上风电还处于示范项目阶段,尚没有大规模开发,配套产业链未成熟,所以还需要更多的产业协同、技术进步和政策扶持。比如,浮式海上风电可与固定式海上风电项目以及油气项目共用港口和外送电力设施。

此外,英国还呼吁政府利用差价合约(CfD)机制激励浮式海上风电发展。而如果固定式海风的CfD竞标电价低于市场批发电价,就不用再继续支持了。相对于固定式基础海上风电,浮式风电术属于尚未成熟技术,理应受到扶持,获得更多的专项资金。

规模化很重要。如果全球率先运营几座300到500MW的大型浮式海上风电项目,就会让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建立信心,投身于浮式海上风电的开发建设当中。





在线客服

服务热线

0760-85595888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